联系电邮:
secondtext@hotmail.com
paddyfilm@sina.cn
稻电影农场地址:
湖南洞庭湖畔细毛家屋场

季风

古墓煎熬的膏方

洞庭微水流域的神药故事并不多。仅有的几件,都沾上了点鱼腥味。
我们若要穷究一座山岗的故事,似乎先得穷尽洞庭的故事。这样一座湖泊这样一座小土丘该与地质时代有着多么亲密的脐带关系。人们都害怕被世界遗忘,一座小山岗也害怕被神仙遗忘。在微水边起座高一些的山岗本身是危险的举动。众生仰望之,即使不跪拜也够孤零寒峻的。这样的山岗上,风水师们的天地哲理竞争刀光剑影的,但无论如何,它上面只能修造活人储存的坟穴,也只能埋葬死人的前生。这样堆满尸首的圣地,果真有让山岗增高一丈的本事。
微水流域屈指可数的稍沾点神山气质的小土丘,皆布满坟穴,这个流域如此仰慕死亡,如此仰慕壮丽的前世,真是让我吃惊。天之精华,地之精魅,都得仰慕我们此世这样不得志的存在,真是让我吃惊。
从我们细毛家屋场往北三里,在微水南岸,就是本地有来头的神山宝地“相公岭”,其名源自地方志记载:楚人屈原南游汨水自沉前,曾于此山岗上栖居八年。换个方式说,屈原在后来叫“相公岭”的山岗前凝思八年,方作出南沉他处自弃江河的决定。此座小山岗有落魄的大夫曾居于斯,生前惊魂必残留些于此。至于屈大夫的盖世骚体,今人能吟咏的无几,古文字学家能臆测的有限。我们的农夫风水先生能体念大夫心迹能夜梦宝地的无几。
相公岭上古坟今坟绵延盛大,今坟堆古坟,今人累古人。据说此地鬼影闪闪,时有路人落魂于此。但也有不怕死不信邪的粗鄙农夫。譬如相公岭边祝家庄的老农夫祝某,其妻癌症晚期,无钱医治,久而未死,痛苦难当。于是祝某乘夜往相公岭挖掘古尸骨几块,将之煎熬成膏,服侍病妻饮之。不日,其妻脸色紫黑,遂得道升天。其尸骨亦埋葬于相公岭。农夫们谈起这种古人尸骨膏方,其气味已然一种洞庭鱼类进化而来的新物种的味道,自然沾点鱼腥味。
看来,鱼腥味是微水流域味觉谱系中自然的一种,或许一种神药的必备气味。



毛晨雨
2012年4月15日